龙8国际娱乐
>生活>>正文

聊城假藥案醫生無罪,衛健委撤銷重罰才是明智

原標題:聊城假藥案醫生無罪,衛健委撤銷重罰才是明智

衛健委就聊城“假藥門”事件發文 要求醫院自查自糾未批藥

文 | 令狐卿

官微@山東公安3月24日10時發布通報,公開對“聊城主任醫師開假藥”事件的偵辦結果:該市腫瘤醫院醫生陳宗祥將未批準進口藥卡博替尼寫進醫囑,但沒有牟利行為,違法但不構成犯罪。轉賣和幫助購買的王清偉少量獲利,不認為犯罪,警方對二人作出終止偵查決定。

警方也對卷入事件的其余兩人作出處理。一是舉報陳宗祥所謂“開假藥”、王清偉“販假藥”的王某青,“多次辱罵陳宗祥和院方工作人員,擾亂醫院正常秩序”,聊城公安東昌府分局決定對其訓誡。購藥中介段某真因大量代購銷售未經批準進口藥并牟利,另案處理。

聊城這件事影響很大,至少牽動兩個人群的強烈關注。執業醫師乃至于醫療界都為陳醫生打抱不平,認為他遭遇了好心沒好報的惡劣患者,對聊城衛健委的處罰決定很是不滿。同樣,靠印度等仿制藥抗癌自救的患者家屬也關注,官方打擊進口替代藥代購鏈的做法,必定帶來擾動。

在山東公安廳直接指導下,這件事算是迎來重大轉折,主要集中在對陳宗祥醫生的定性上,他可以就此免除牢獄之災,他始終緊繃的精神狀態可以放松下來。但新問題隨之而來,那就是山東衛健委是否會責成聊城衛健委撤銷處罰,讓陳醫生恢復執業、恢復科室負責人職務。

聊城衛健委2月底對陳的處罰,包括三項:行政警告,免去腫瘤二科科主任職務,暫停一年執業活動。對照山東公安最新的通報,是不是取消一個月前的這個處罰,情況有點微妙。公安認定是“違法不夠罪”,聊城如果不收回成命,字面上講得通,但情理上過不去。

暫停陳宗祥一年執業,依據的是《執業醫師法》第37條第六款,其規定是“使用未經批準使用的藥品、消毒藥劑和醫療器械的”。實際上,陳宗祥只是將卡博替尼寫進醫囑,這和故意“開假藥”不可簡單等同,所以聊城衛健委的處罰之前就有爭議。

而處罰決定書中,處罰的是“陳宗祥建議使用假藥行為”,但這又不是第六款要針對的問題。所以,這份處罰決定怎么看怎么別扭。現在公安把皮球踢回聊城衛健委,為消除此事的壞影響計,無論是省里建議還是聊城自覺,撤銷對陳宗祥的處罰決定都是明智的。

從此前報道來看,陳宗祥在聊城腫瘤醫院口碑較好,他理解掙扎在死亡線上的病患處境,以人道、人性的行醫風格幫助患者。誰也沒想到經歷這等波折,如今,山東公安在定性上兼顧“抓人”與“放人”的藝術,但讓陳宗祥恢復到風波之前的行醫和履職狀態,應該是衛健委作出選擇。

在對陳宗祥醫生為病人考慮的行為作出去罪化處理后,聊城衛健委當然也可以堅持不收回處罰。這么做的后果也很明顯,那就是整件事在醫療界的惡劣影響會繼續保存下來,沒有被徹底打破,無法被消除。對聊城衛健委來說,堅持一個已被證明不必要的處罰,顯然會被質疑官僚作風,得不償失。

(印度版“卡博替尼”)

從一開始,聊城陳宗祥事件就顯現兩條線索,一條是癌癥患者利用仿制藥、進口藥等法律意義上的“假藥”,互助自救的問題;另一條就是醫療體系對這些藥、這些做法的立場。陳宗祥因為善意被動卷入兩下交叉的灰色地帶,現在他被司法摘出來,撇清了干系,恢復名譽也是應有之義。

當然,在現有的法律條文中,只要對假藥的司法定義沒有改變,類似《我不是藥神》的情況就不會消失。公安依據條文行事,對段某真另案處理,既是前者的職務行為,也是后者明知的風險所在。參照重慶版“藥神”售抗癌藥被免于刑罰的案例,我們也希望對她罰當其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龙8国际娱乐
<p id="nffbt"><dl id="nffbt"><del id="nffbt"></del></dl></p>
<form id="nffbt"><nobr id="nffbt"></nobr></form>

      仙桃 | 金华 | 西双版纳 | 鄢陵 | 来宾 | 湘西 | 琼中 | 永康 | 姜堰 | 襄阳 | 酒泉 | 神木 | 和田 | 桐乡 | 桓台 | 包头 | 信阳 | 黔南 | 果洛 | 乐平 | 基隆 | 永康 | 河池 | 三亚 | 铜陵 | 齐齐哈尔 | 大庆 | 洛阳 | 苍南 | 万宁 | 台北 | 邢台 | 枣阳 | 淮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