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
>科技>>正文

從起點到閱文,“網文教父”吳文輝漫威夢碎

原標題:從起點到閱文,“網文教父”吳文輝漫威夢碎

作者 | Autumn

出品 | 創業最前線

“我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開開會,中間看看書,打打游戲,也會看看視頻。”吳文輝可能是中國上市公司里最“清閑無憂”的CEO。

十七年來,他先依靠起點中文網打下了網絡文學的一片天下,后成為閱文集團CEO一統網絡文學江湖。

當一家企業代表了整個行業時,正如吳文輝的唯一對手就是他自己,而閱文集團所面臨的天花板也就是整個行業的天花板。

作為中國網絡文學界里的拓荒式人物,吳文輝的起點中文網奠定了中國網絡文學的收費模式。此后,從盛大文學到閱文集團,從上游的內容生產到下游的IP改編,他始終在續寫著自己的傳奇,直到3月18日——閱文2018年財報出爐。

財報顯示,閱文集團2018年共實現營收50.4億元,同比增長23%;全年經營利潤達11.1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81.4%;全年凈利潤9.1億元,同比增長63.7%。

盛世之下總有隱憂。在這份亮眼的成績單背后,吳文輝卻很難高枕無憂——他離自己的“漫威王國”夢越來越遠了。

吳文輝的“漫威”夢

在騰訊的規劃里,網絡文學是其打通IP產業鏈條的起點;而在吳文輝眼里,十七年前他沒想好的商業模式如今已經有了清晰的輪廓——漫威。

漫威以漫畫起家,打通了文學、電影、 美劇、游戲、周邊等多個產業鏈,誕生了蜘蛛俠、鋼鐵俠、美國隊長、綠巨人等多個風靡世界的IP。

吳文輝曾把閱文對標漫威,直到現在,他仍然認為漫威給閱文指出了一條非常重要的道路。

“這幾年,我們需要像他們(漫威)那樣,一步步逐漸把內容擴散到下游去,擴展到更多的領域,把它變成一個更大的產業。”

但通往漫威的路途并不順利,吳文輝首先要面對的是增長放緩的難題。

根據閱文2017年報顯示,全年總營收41億,同比增長60.2%;經營利潤20.75億,同比增長96.8%;凈利潤5.56億元,同比增長14倍。

對比之下不難看出,閱文表面出色的數據之下,2018年增長放緩的事實也可窺見一斑。而且挑戰不止于此,付費率下降給集團帶來的沖擊更為深遠。

財報顯示,閱文自有平臺產品及自營渠道平均月付費用戶由2017年的1110萬同比減少2.7%至2018年的1080萬。

雖然每名付費用戶平均每月收入由2017年的人民幣22.3元同比增加8.1%至人民幣24.1元,但付費比率卻由2017年的5.8%下降至2018年的5.1%。

在外界看來,閱文付費率下降的一大原因,不排除是受到免費閱讀平臺競爭的沖擊。

去年開始,異軍突起的免費閱讀平臺通過提供帶有廣告的免費全文閱讀服務,迅速獲取了一大批價格敏感的讀者群體。

QuestMobile的監測數據顯示,趣頭條旗下的米讀小說、連尚免費閱讀這兩個主打免費閱讀的產品,在誕生的短短幾個月之間,已經迅速打進網文閱讀平臺的前十。

作為反擊,閱文也推出了免費閱讀APP“飛讀”,但吳文輝認為這一模式的未來有其局限之處。

一方面廣告分成模式帶來的收入,無法與頭部作者從付費分成獲得的收入相提并論;另一方面,吳文輝覺得免費閱讀為了吸引流量,“內容會變得更淺更快,這樣的方式很難形成一優質經典的IP作品。”

這一次,一路戰無不勝的吳文輝似乎遇到了難題。

十七年來,從起點到盛大再到閱文,吳文輝所在的網絡文學戰場似乎一直沒有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從PC時代的和閱讀到移動端的掌閱,甚至面對BAT里的另外兩家巨頭的強勢進攻——阿里文學和百度文學,也沒能撼動吳文輝“網文教父”的霸主地位,他所帶領的團隊也一度占領著行業近80%的市場份額。

和攜程上市后梁建章感嘆“拿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一樣,對吳文輝來說,不論是資本市場還是競爭對手,都不會帶給他帶來太多的壓力。

不過,這一條決勝之路,他從起點走到勝利的終點,也花了十數年。

起點中文網:是起點,也是歸途

歷史追溯到2002年,作為一個從北大計算機系畢業的程序員,吳文輝卻出乎意料地一頭鉆進了網絡小說的世界里。

出于興趣,他和其他五個人成立了一個名叫“玄幻文學協會”的組織,并且每個人都起了一個頗具江湖氣息的花名:黑暗之心(吳文輝)、寶劍鋒(林庭鋒)、藏劍江南(商學松)、意者(侯慶辰)、黑暗左手(羅立)、5號螞蟻(鄭紅波)。

受互聯網泡沫的影響,當時的網絡文學市場并不樂觀,很多個人小說網站陸續關閉。于是,沒了書看的吳文輝把“玄幻文學協會”更名為“起點中文網”,決定親自來做平臺。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時勢所迫。最開始只是希望像我這樣的讀書愛好者,以及網絡作家們能有一個平臺——作家發表作品,讀者閱讀。”

幸運的是,網絡文學市場隨即就迎來了1999年之后的又一場高峰,公司也逐漸步入正軌。隨著用戶的不斷增加,僅憑個人熱情已經難以維持一個網站的運行,商業模式和變現方式的探索成為吳文輝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他設計了三套解決方案:廣告、版權代理和收費。權衡之下,收費模式最終被采納,并于2003年1月正式推出。該方案大致的收費標準是:千字兩分,五千字一角。算下來,用戶花2元就能看8到10萬字。

沒想到,收費制度推出后效果竟然還不錯——第一個月平臺收入是5000元人民幣,收入最高的作者領到了1000多,這在當時是很不錯的一筆收益。

“這件事的意義不是收入的問題,而是確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規則。”吳文輝總結到。

隨后,分成、買斷和月票等制度也相繼確立。直到現在,這些依然是網絡文學商業化的基礎規則,極大地影響了行業的內容形態。

由此,網絡文學行業突破了原來的產業規模,在短短兩年時間里有了十倍的躍升。吳文輝也因此封神,得到了“網絡文學教父”的稱號。

風生水起后,起點中文網開始被資本盯上,尤其是剛剛榮登中國首富的陳天橋陳大年兄弟倆。最終,這樁生意于2004年10月以200萬美元的高價成交。

隨后陳氏兄弟又將紅袖添香網、言情小說吧、晉江文學城、榕樹下、小說閱讀網、瀟湘書院等周邊覆蓋言情、武俠等不同題材類型的原創文學網站悉數收至麾下,成立了盛大文學,吳文輝出任總裁。

憑借先發和內容優勢,盛大文學也迎來了發展的鼎盛時期。最輝煌的時候,盛大文學曾占據了整個網絡文學72%的市場份額,到2011年估值超過60億元,成為在線文學領域無可爭議的寡頭企業。

遺憾的是,隨著陳天橋“盛大盒子”戰略折戟以及盛大文學兩次沖擊上市均以失敗告終,再加上公司內部日漸焦灼的權力斗爭,心灰意冷的吳文輝選擇于2013年5月帶領起點的核心編輯團隊和頭部作者出走盛大,投入了騰訊的懷抱。

到了2014年年末,日漸式微的盛大文學最終被后來者騰訊文學收購。而此時,騰訊文學的掌門人正是吳文輝。

兜兜轉轉十年間,從掌舵到出走再到收購,起點中文網又重新回到了吳文輝手上,有媒體把這段故事戲稱為“王子復仇記”。

2015年3月,騰訊文學和盛大文學合并,成立了新公司閱文集團,吳文輝出任掌門。由此,網絡文學市場的新格局也將被重新改寫。

閱文:網絡文學新格局

隨著智能終端的普及、移動支付的落地、用戶付費習慣的養成,網絡文學行業的競爭也進入了深水區。

2015年,IP和泛娛樂的概念興起。行業內的核心競爭力已經不僅僅體現在在線付費收入的多少,更在于網文IP開發的能力,這也被認為是網絡文學市場進一步實現新一輪高增長的關鍵。

憑借強大的平臺優勢、豐富的內容儲備,再加上背靠騰訊這棵超級流量大樹,閱文在IP化的這條路上占盡天時地利人和,順利完成了從網絡文學平臺向網文IP開發平臺的升級。

近年來,熱門的IP改編劇幾乎都帶著濃郁的閱文基因。

從經典的現象級IP改編的《斗破蒼穹》,到熱播出圈的《將夜》《扶搖》《雙世寵妃2》,僅2018年,閱文旗下就有15部IP改編影視劇作品上線,帶來超過700億的總播放量,摘得改編劇播放量桂冠。

至此,由閱文帶動的網絡文學作品改編已被運營成一條成熟產業鏈,內容改編的行業已經涵蓋至電影、電視劇、網絡劇、網絡游戲和動漫等方方面面。

2016年,吳文輝又順勢推出了“IP共營合伙人”制度,整合了包括作家、版權方、影漫游等開發商、投資方等在內的產業鏈各端合作方納入合伙人體系,圍繞IP不同形態不同階段的衍生開發協同合作,打造影視、動漫、游戲、周邊、音樂、快消品、主題公園等全產業鏈生態,充分釋放IP價值。

此舉再一次推動了網絡文學商業模式的清晰化,將這個行業推上了泛娛樂化的快車道。

2017年11月8日,在IP熱達到頂峰之時,閱文集團在港交所掛牌上市,當日大漲86.81%,創下香港IPO史上第二大融資金額。

上市之后,吳文輝開始對產業下游的控制權有了更大的野心。

“下游領域最初我們完全沒有話語權,很多時候只是把版權授權給他,所以怎么開發,我們是完全沒有參與的。”

這種情況勢必會造成作品品質的良莠不齊,對優質IP資源來說也是一種極大的浪費。為了提高閱文在行業里的話語權,吳文輝的解決辦法是——自己做:2018年10月31日,閱文以155億元的超高溢價收購了新麗傳媒。

新麗傳媒作為影視行業資深的內容制作公司,有多部制作精良、備受好評的代表作;而閱文雖然有大量的作家儲備、多個優質的IP資源,但在內容制作上的短板顯著。

通過此次收購,閱文全面打通了IP文娛產業的上下游——從作家、內容、出版,到游戲、影視等泛眾易于接受的娛樂內容生產,閱文的跨界企圖昭然若揭。

業務層面來說,這樁交易合情合理,它補足了閱文的一塊短板,讓閱文向著泛娛樂全產業鏈更進了一步。但資本市場卻對此持懷疑態度,人們普遍認為這一價格過高,宣布收購消息當天,閱文股票大跌。

但吳文輝依然認為,這個生意值得做。

“我覺得沒有人能夠買到好的東西,又同時在合適的時間點有一個最低的價格,你總要放棄那么一點。如果你這家公司想要前進和發展,總是要付出一些。”

在他看來,網絡原創文學產業是一只隱形的大象,跋涉了最初的荒原,如今這只大象不僅不再隱形,并且開始放眼文學之外更廣闊的天地。

結語

網絡文學在過去近二十年的發展中,行業邊界不斷擴大、內容風格持續迭代、新的業務增長點和變現模式逐漸成型,商業觸角也延伸到了線上產業、線下出版、IP產業鏈開發等更加廣泛的泛娛樂領域。

作為整個發展過程的參與者和見證者,吳文輝始終處于行業的領跑者地位,但他并不滿足于此,一直試圖在文學內容的橫向拓寬和產業鏈條的縱向延伸兩方面取得進展。

“當你成為了行業領先者的時候,并不意味著結束,而是意味著自己改變自己的開始,只有這樣,才能不斷的超越競爭對手,不斷的完成新的突破。”

對吳文輝來說,漫威又仿佛變成了十七年前的起點中文網,并和它有了同樣的意義:既是起點,也是征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龙8国际娱乐
<p id="nffbt"><dl id="nffbt"><del id="nffbt"></del></dl></p>
<form id="nffbt"><nobr id="nffbt"></nobr></form>

      贵港 | 那曲 | 甘南 | 禹州 | 南充 | 海丰 | 怒江 | 吐鲁番 | 海西 | 延边 | 绍兴 | 金坛 | 红河 | 抚顺 | 鸡西 | 柳州 | 黄山 | 明港 | 滨州 | 山南 | 东营 | 武安 | 永康 | 日喀则 | 宜都 | 琼中 | 漳州 | 嘉善 | 鸡西 | 烟台 | 灌云 | 济源 | 招远 | 包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