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
>財經>>正文

百億富豪如今成老賴,曾和成龍合伙開影城,如今連20萬都還不上

原標題:百億富豪如今成老賴,曾和成龍合伙開影城,如今連20萬都還不上

綦建虹大概想不到,曾以百億身家連續多年登上胡潤富豪榜的自己,如今竟因債務問題成了全國1339萬個失信被執行人之一,也就是所謂的“老賴”。他徹底離開了自己一手打造的耀萊影視帝國,所持上市公司股權被司法凍結。

而這一切,就發生在他深度參與影視資本市場的五年時間里。

還不起的20萬

依慕盛裝服裝有限公司老板劉寧感到很費解,會在公司的豪車展示廳展示蘭博基尼、賓利、勞斯萊斯的實力老板綦建虹,竟會拖欠他一家小公司十多萬的尾款。

2014年,成立一年的耀萊通用航空公司(以下簡稱“耀萊通航”)通過公開渠道找到依慕盛裝服裝有限公司,要定制公務機、包機上用的飛行員、空乘服裝。一直以來,耀萊通航付款及時,信譽良好。

但2017年,耀萊通航狀況緊張后,劉寧發現兩筆共計16~17萬元的服裝訂單尾款追不回來了。

時間推移至2018年,耀萊通航公司大換血,更名為子午線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子午線通航”),劉寧此前對接的副總也離職了。找不到人還賬,無奈之下,劉寧訴諸法律,證據充足,法院強制執行子午線通航對依慕盛裝服裝有限公司的欠款,加上滯納金共20萬出頭。可即便這樣,劉寧還是沒有拿到錢。

2019年1月底,綦建虹作為子午線通航的實際控制人,因未執行法律文書確定的對依慕盛裝服裝公司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的措施。

圖片來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

富豪生意

今年52歲的綦建虹,是市場經濟浪潮中“先富裕起來”的那批人,他的從商經歷可追溯到上世紀九十年代。

1994年,隸屬于國內貿易部的綜合性商業集團中商企業集團公司成立,建立了一張在當時頗為緊俏的百貨公司、貿易公司商業網。那時候的綦建虹才27歲,雖然不能確認他加盟的具體時間,但很快他便嶄露頭角。32歲那年,他已是中商百貨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綦建虹)還是黃毛小子,那時候香港還沒回歸,每次我來內地都是他招待我,他去香港的話就是我招呼他。”成龍在自傳中這樣描述他與綦建虹的相識,“當時他對我來講算是酒肉朋友,也沒有生意上的來往。”而當時的“黃毛小子”后來一路成為了超級富豪。

當時的中國,沒有人敢做超奢品代理,綦建虹是中國內地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從商貿、外貿切入,綦建虹抓住了港商、外商進入內地市場的機會,他先是與香港地區珠寶大王謝瑞麟合作珠寶生意,后又在2002年拿下賓利和勞斯萊斯在北京的代理權。后來,豪車市場隨著中國富豪人群的激增而旺盛,這也印證了他敏銳的市場嗅覺。

到2008年,綦建虹控制的從事豪車代理業務的北京美合振永汽車貿易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德特汽車貿易有限公司,通過香港地區漫畫公司玉皇朝集團借殼上市,后更名為耀萊集團。綦建虹與成龍及其他中國富豪的交情也更深了。

北京奧運會那年,成龍長住北京,還順便與每天都陪著他的綦建虹聊出了生意,合作開了耀萊成龍影城。也為后來耀萊影視在A股上縱橫埋下了伏筆。

票房掘金

2010年~2011年,電商、團購還未大舉殺入電影市場,全國電影票價普遍居高不下。耀萊影城為了招攬觀眾,率先打出低價牌,一舉做出了名聲,北京耀萊成龍影城五棵松店甚至做到了全國票房單體第一。

此后幾年,綦建虹將重心逐漸挪向影視,正值中國影視資本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的幾年。影院與銀幕數攀升,票房以每年百分之三十的增長率飛奔,2015年甚至暴增48%。那時候,影視行業好像遍地都是錢,明星資本化成為一種金融工具。

當時,綦建虹施展資本運作,將其實際控制的耀萊文化注入文投控股,成為了文投控股的二股東。隨后,他大舉擴張影院業務,2015年年末,耀萊影城影院數目為32家,2016年新開15家,而2017年僅一年就新增影城40家。文投控股確實實現了業績的跨越式增長,凈利潤由2015年的1.38億元上漲至2017年的4.34億元。

2012年的胡潤百富榜上,綦建虹的財富還只有55億元人民幣,到了2016碧桂園森林城市胡潤百富榜上,排在第213名的綦建虹,財富已高至130億元人民幣。

內憂外困

事實上,影城快速擴張暗藏危機,由于現有影院經營管理水平以及業務系統支撐能力等方面無法與門店數量成正比增長,導致影城營運能力和整體票房收入下滑。

隨即,文投控股業績開啟大幅變臉。2018年上半年耀萊影城虧損4973萬元,影院經營、影片投資、藝人經紀三大板塊均下滑。影院業務除了受大環境影響,也與之前綦建虹大量新建影城的遺留問題有關。

綦建虹的麻煩也在2018年集中爆發,2018年4月起,他相繼辭去在文投控股、耀萊影城的總經理、董事等全部職務。由他實際控制的耀萊文化所持90%以上股份被凍結,而財產凍結不止于文投控股的股權,還有綦建虹的公司和房子。

圖片來源:裁判文書網

耀萊文化的股權凍結,主要源于向金融機構廈門信托融資而產生的糾紛,耀萊文化持有3億股文投控股的股票,其中2.82億股被廈門信托凍結。

2016年文投控股上市不久,綦建虹就進行了超高比例的股權質押,尋找金融機構出資并通過廈門信托設立事務管理類信托,信托資金35.48億元用于向綦建虹控股的耀萊文化提供融資,期限2年。耀萊文化以所持文投控股2.7億股股權作為抵押擔保,綦建虹為此筆融資提供無限連帶責任擔保。

在所有的股權融資業務中,股價漲跌可謂關鍵變量。2016年文投控股股價一度高達26元。但后來文投控股股價一路走低,用來做抵押融資的股票價值也大幅縮水。2018年1月,耀萊文化向廈門信托追加了1221.2萬股文投控股股權質押。

由于抵押物不足以償還保證金,耀萊文化又沒有按合同支付“補跌資金”,廈門信托向北京市高院申請執行。綦建虹因為承擔連帶責任,在2018年10月被北京市二中院列為被執行人。同年11月,因未在上述執行通知書指定期限內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綦建虹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費措施。

人生如戲,曾經一手打造了耀萊商業帝國的綦建虹,如今也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成了“老賴”,不知如此大的落差綦建虹作何感想,又將如何走出自己的下一步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龙8国际娱乐
<p id="nffbt"><dl id="nffbt"><del id="nffbt"></del></dl></p>
<form id="nffbt"><nobr id="nffbt"></nobr></form>

      仁怀 | 鞍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正定 | 燕郊 | 安康 | 广饶 | 新余 | 承德 | 黔东南 | 宁波 | 淮安 | 晋江 | 保定 | 涿州 | 揭阳 | 南阳 | 涿州 | 阿里 | 海西 | 开封 | 云南昆明 | 盘锦 | 盘锦 | 锦州 | 涿州 | 珠海 | 浙江杭州 | 承德 | 通辽 | 丽水 | 湛江 | 张家界 | 衢州 |